民生银行代销信托暴雷!60岁大妈损失超200万 换来的只有沉默

“赚钱就是自己聪明,出问题就是银行”,“又没写保本,凭什么给刚兑?”维权者真的是“巨婴”吗?民生银行是否负有责任?

  来源:金融八卦女频道作者/木各

民生银行的34999户私行客户,看到了令人警醒的一幕。

2020年的信托领域,上演了一场“暴雷潮”。

四川信托、安信信托、新时代信托等多家知名信托机构相继踩雷,行业哀嚎遍野。

而在这场“暴雷潮”中,除了信托公司、投资人,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参与者——银行,它们既是销售渠道,也是投资人与信托资产的风控防线。

2020年10月,一封关于“民生银行”的联名投诉信网络曝光。

多位投资人向银保监会“联名上书”,亮剑直指民生银行代销映雪信托计划过程中,操作不合规,存在虚假营销、违规修改用户投资风险等级、缺少双录等多个问题。

多位联名投诉信中的投资人告诉金融八卦女,他们原本投资风险偏好较弱,却在民生银行客户经理违规操作下,稀里糊涂购买了映雪信托计划,最终导致他们的本金损失高达30%以上。

事件持续发酵,引起业内颇多争议。

有业内人士直言,投资人自愿投资,亏了就找银行,实属“巨婴”;但也有从业者质疑,民生银行代销映雪信托计划过程中,风控审核与销售操作的合规性。

又是将近半年过去了,这场“孰是孰非”的辩论赛,现在依然在继续……

“联名上书”

“民生银行真的要把我气哭了”,一见面,张言静就告诉金融八卦女。

张言静是联名投诉函的投诉人之一。年前,有四位民生银行工作人员,提着礼物到她的公司,与她沟通映雪信托计划维权后续。

但显然,这次的沟通并不顺畅。在张言静看来,民生银行此行看似沟通解决方案,实则安抚情绪,采取的是拖延战略,“谈了不到一个小时,就被我直接赶走”。

除了“等”,张言静从民生银行的谈话中,接收不到其他有用信息。

可是,她已经从2020年3月等到现在,张言静表示,“这次沟通,民生银行还承还诺,年后一个月内,就会有具体解决方案出来,但现在期限已过,解决方案什么也没有,不是我不愿意等,而是我没办法再信任民生银行”。

而与此相对的是,一年多前,张言静还是民生银行忠实的私行用户。

2019年4月,张言静在民生银行客户经理的力荐下,购入了600多万元的外贸信托-瑞智精选映雪债权专项集合资金信托计划(以下简称为“映雪信托计划”)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映雪信托计划成立于2019年2月,基金管理人为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,映雪资本是其投资顾问,民生银行为代销机构,主要投资于二级市场债券,已分A、B、C等多期,其成立初期一共募集40多亿元资金。

然而,令张言静没想到的是,这款信托产品彻底瓦解了她对民生银行的信任。

2020年3月,张言静从与朋友的聊天中得知,映雪信托计划是一款风险比较高的产品,随即她想要赎回本金,但操作时却发现赎回有时间限制,“这跟客户经理的说法完全相反,他当时告诉我的是每月都能赎回”。

张言静迅速找到自己客户经理,客户经理却留下一句“有事,要请假很长时间”后失联。于是,张言静又找到民生银行总行,结果依然是等待,他们告诉她最早4月能赎回。

而到了4月,张言静赎回资金未到账,产品却突然被锁定,无法赎回了。张言静表示,“在这样的情况下,民生银行仍然告诉我,不用急于赎回,产品管理方承诺三个月内可以回本。”

紧接着,映雪信托计划在一个月后全面崩盘。清盘时,张言静在映雪信托计划的本金大面积亏损,损失金额已超过200万元,达到本金30%以上。

事实上,在这场血淋淋的崩盘中,承受着巨额损失的投资人,不只有张言静。

一位民生银行老用户的女儿告诉金融八卦女,她妈妈也是映雪信托计划的投资人,这次本金亏了200万元。

“去年赶上疫情,再加上这次投资亏损,家里生意的资金链,都已经需要靠贷款维持了”,她很担心自己妈妈,“我妈快60岁了,因为这件事心情很糟糕,甚至有一段时间靠吃药入睡。”

去年,张言静找到一个维权的微信群,上述投资人也在这个群里。该群里共有十几个人,群成员都是民生银行“映雪信托计划”的投资人,张言静介绍,群里几乎每天都在讨论如何维权。

2020年10月,在这个事件的十位投诉人联名向银监会寄去投诉函。他们在投诉信中写道,过去,他们一共购买了6000多万的外贸映雪信托产品,总计有2765万元未收回。

从联名投诉信可知,他们中的大多数本金亏损在30%以上,甚至有一位投资人本金亏损超过43%。“这挺罕见的,中度风险的基金产品一般亏损本金不会超过20%。”一位业内分析人士表示。

很快,一些媒体关注到这一事件并迅速跟进了报道,但维权之路远比他们想象中复杂和漫长。

众说纷纭 

报道一出,业内热议,众说纷纭。

在一些投资人看来,这些维权者像群不太厚道的“巨婴”。“赚钱就是自己聪明,出问题就是银行”,“又没写保本,凭什么给刚兑?”在该事件相关报道下,网友纷纷吐槽。

那么,在该事件中,银行是否负有责任?

信托从业者张何并不看好投资人的维权之路,“银行在代销信托时,责任早撇得一干二净了”。

在这一点上,张言静确实感觉自己有苦难言,“民生银行为什么不是诈骗?我本身理财风险偏保守,却让我买高风险私募基金。”在事情发生后,她的第一反应就是——自己被骗了,她要报警。

“其实,我之前通过民生银行,投资过东方添益债券型证券投资”,张言静坦言。公开资料显示,这是一款中低风险的债券型基金,近一年收益率为2.10%。

我们知道,基金产品共有R1~5五个风险等级,东方添益债券型证券投资为R2级,映雪信托计划为R3级。也就是说,映雪信托计划属于中度风险的平衡型产品,本身就有本金亏损的风险。

但是,一位投资人告诉金融八卦女,直到出事后,他才发现这款信托产品背后,是风险较高的私募基金。

而映雪信托计划的投资顾问映雪资本,是一家专门投债券的私募基金机构,信托从业者张何透露,“银行代销不能直接卖私募基金,所以他们用信托计划给映雪信托计划包装了一个外壳,民生银行只是销售渠道。”

尽管如此,银行在代销信托产品前,仍需要严格的风控环节。譬如,对发售机构做尽职调查、信息验证和风险审查等。

理论上,银行代销信托产品的风控标准也非常严格。业内分析人士程安堂表示,银行会开设一个类似资产管理委员会的组织,然后通过投票的方式,决定一款信托产品的上架与代销。

不过,从后期暴雷情况来看,不少投资人质疑,映雪信托计划的前期风控操作。

从2019年2月至2020年4月,映雪信托计划发行不足两年,就先后踩雷10只违约债券。譬如,19新华联控MTN001、15西王01、16西王01、16西王02、18西王CP001等。

其中,15西王01、16西王01、16西王02、18西王CP001的发行人是西王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西王集团”)在2017年已爆出负面新闻。据多家媒体报道,2017年因西王集团提供担保的同区域民企齐星破产事件,西王集团相关债券在二级市场被大幅抛售,这直接导致资本市场对其信用资质担忧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2019年2月成立的映雪信托计划中,仍包含大量西王集团资产。

当然,不只有投资人质疑民生银行对映雪信托计划底层资产的风控,民生银行内部有出现一些声音。

“我们(客户经理)也在问总行,怎么做的风控”,一位民生银行的客户经理透露。

营销套路?

“这款产品风险低且保本”,在不少映雪信托计划投资人口中,民生银行客户经理都曾直接或间接告诉过他们。

在暴雷后,一位邯郸的投资人打电话质问其客户经理,“你说没说过,这款产品保本?”另一头的客户经理并未否定。“当时,民生银行的客户经理就明确告诉我,这款产品要是不保本,其他产品更不可能保本了”,张言静表示。

根据投资人提供一张微信截图显示,在映雪债券的广告中包含着“固定收益”、“投资于国债”、“每月赎回”等与实际情况不符的关键词。

当然,这都是营销套路。

“营销话术需要经过银行统一培训”,一位曾经在民生银行工作过的员工透露,通常情况下,总行会专门派人来教话术。

而夸张的营销话术只是信托销售的“敲门砖”,下一道关卡是用户的风险等级。

需要注意的是,银行不能给用户销售不符合其风险等级的投资产品。也就是说,用户投资偏好等级为R1,他无法购买到R3投资产品。

于是,一些客户经理开始剑走偏锋。

比如,让用户填假的投资风险等级。“除了第一个按实际年龄填,其他都选‘D’”,一位民生银行的客户经理直接告诉映雪信托计划的投资人。

除此之外,一些在民生银行购买映雪信托计划的投资人还表示,他们投资产品操作中,缺少双录这一环节。

何为“双录”?就是用户在银行买投资产品时,进行双录(即录音和录像)是必要程序。

2月初,一位民生银行客户经理找到张言静,希望她能补一下双录。

这位客户经理表示,之前卖的基金抽到了一些客户需要补双录,其中就有张言静。

一位业内分析人士认为,“银行卖给用户风险偏大、金额偏大的代销理财产品时,却没有‘双录’,必有蹊跷。”

“本质上,业绩压力过重或许是夸张营销的‘导火索’。”一些业内人士认为。

一位知情人士透露,他认识的一位民生银行行长,每年KPI在5000万元左右。“完不成业绩指标,就要降级”,另一位民生银行员工在社交平台上留言。

还有一点需要注意,很多银行销售高风险理财产品的提成要比低风险的产品高,程安堂表示,“甚至,高出十倍以上”。

在业绩指标和高额佣金的双重驱动下,一些客户经理选择了高风险之路。成则皆大欢喜,败则消失匿迹。

但是,程安堂认为,“客户经理在任职期间的营销话术,不能归结到个人,他仍然代表银行。”

对于民生银行整件事,一位律师表示,如果投资者所言属实,根据《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》(法〔2019〕254号)(以下简称《九民纪要》)的相关规定,民生银行未尽适当性义务,应对投资者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。

但比起客户经理消失匿迹,更耐人寻味的是,直到今天,民生银行在公开渠道仍保持着沉默。

(以上采访都是化名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